必赢彩票网 > 原创评论 >


“天国是努力进入的”
“天国是努力进入的”
王子仪
以认识耶稣基督为人类唯一救主的天国动力史和人类历史交织的事实表明,人类可以从历史和重大历史事件中认识上帝的作为,追求并遵行上帝的旨意。拯救人脱离欺压和强暴的公义、怜悯、信实与法西斯罪恶在国际舞台上的较量,带有普遍化、必然化,以《圣经》作为全球意识和衡量大非的标准,偶像迷信被废弃,历史的这一巨大转折,是“日期满了,上帝的国近了”(可1:15)的见证。
主耶稣在世的时候,把“传上帝国的福音”(路4:23)作为他的使命,在完成十字架救赎大功复活之后,把继续实现天国大使命的责任交给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福音的核心是“信主得救”(包括人和国),这是“圣灵的宝剑”的一面,以仁爱的恩典和圣洁的真理施行拯救,就是上帝进入历史;福音的目标是建立遵行上帝旨意的耶稣基督的天国,“上帝的国”,以基督的权柄,对不尊崇上帝,残害人民、压制真理、拒不改正自己错误的敌对关系一方施行公义的审判,同样是上帝进入历史。对罪恶不妥协、对恶者无“和平”可言,这是双刃剑的另一面。教会神学有的偏重前者,因为前者福音阻力较小,较小冒风险;而后者的阻力较大,审视国家道德,特别为不公义的世俗化政治所恨恶,譬如施洗约翰责备希律罪恶家族而被杀即为一例。但“殉道者的血,浇灌天国的种子”,邪恶的凶暴,反衬出正义的荣耀,天国健将的圣洁和坚贞!天国使者只顺从真理,不顺从不义和不法。上帝与魔鬼之间,真理的必赢彩票网官网仁义和圣洁与罪恶的不法之权、不法之法的争战,从教会之初,一直持续到旧世界的末日,败坏世界的魔鬼被定罪受审判,直到上帝的国降临。在这以前,魔鬼敌挡基督的罪恶本质是不会改变的,敌对以基督为圣、为人类唯一救主原则的“上帝代替品”,用各种方法诱骗人背离耶和华上帝独一真神,压迫教会去随从敌基督去随从罪恶的偶像,既让撒但有座位,又使教会崇拜流于仪文形式,亵渎耶稣基督的形像,这是侵害教会偷梁换柱危害最大的误导。荣耀的教会靠着基督的权柄和能力,在与魔鬼属灵的争战中,要以真理抵挡越过基督的假道和阴谋,迎来上帝的国降临,主攻手要效法主耶稣基督强调福音是“上帝国的福音”,把主祷文的信息作为祈祷,传讲重要内容。因为主耶稣一再告诉告诉门徒“你们只要求他的国”,“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1。32)。从主祷文的前后次序看来,“上帝的国降临”在神的计划中占极其基重要的地位。但偏离主题的诱惑力是很大的,以色列人通往迦南的路上就枉费了许多时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假道以虚妄的偶像和谎言代替上帝的位置,代表“管辖这幽暗世界”掌权的时代,对抗上帝对世界的公义的审判,阻挠历史的变革。这完全是徒劳的。到了时候,“上帝之城”一定会建立起来。
上帝的国指的是什么?就是指“求耶稣基督的事”(腓2:21),指耶稣基督当权的时代。神学上的“彼岸拯救论”,忽视社会的公义,这与活出基督,荣耀上帝,做“基督的精兵”当然差距很大。与为上帝的国降临作预备,在耶稣基督当权时代同掌王权,需要得着基督的能力就很不适应了。以基督为圣的神学是造就教会的,而教会是造就信徒的,提高信仰的素质,特别是端正对“上帝的国”的认识,就显得十分迫切。主耶稣在近二千年前就传扬“上帝的国近了”。面对以圣经为全球意识的历史转折时代,对欺压和强暴待人的罪恶不妥协的时代信息信徒需要靠主刚强壮胆,大得勇气和力量做个脱离罪恶的得胜者时,有些名义上的基督徒却在那里“打盹昏睡”,甚至失去警觉,稀里胡涂入了魔鬼的网罗还不自知,这怎能进天国呢?“信主得救”,主的应许不改变,并不因为魔鬼的破坏阴谋而能拦阻,但“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太1必赢彩票网1:12)。这也是主耶稣明白宣告的。脱离罪恶是需要努力的;“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弥6:8),在地上行善、扶危济困、辨白冤屈,伸张正义,更需要实行“爱人如己”“舍己救人”不避艰险的精神。上帝的旨意是可以认识的,不是渺茫难辨的。《耶利米》22章16节:“他为困苦和穷乏人伸冤,那时就得了福乐。认识我不在乎此么?这是耶和华说的。”“使受压制 的得自由”,为无辜的辨屈,认识并参与上帝的作为而行善,你就要像进迦南的约书亚那样刚强壮胆,联于基督跟真理敌人的不法之权争战,要纠正没有前提的那种“凡是权力都出于神的”神学上的错误观点,从基督里支取权柄和力量,来证明你站在公义一边,站在因义受迫害的人一边,不站在不义不法残害人民的罪恶暴政权势一边。在生活中为基督作证,使魔鬼无权势,不能去随从不义,对魔鬼的作为敢于说“不”。在公义与罪恶争战中,顺从上帝与基督联合的人民,联于基督脱离罪恶权势捆绑的自由新人类,在国际关系中,从坚持屠杀人民压迫教会,威胁人类生命的犯罪的魔鬼——人民敌人作为敌对关系一方分别出来,真正联于人类唯一救主耶稣基督,才能靠主得胜。不法杀人就是有罪,“魔鬼起初就犯罪(约—3:8),定头号杀人犯魔鬼有罪,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理。不能以有罪为无罪,不能以任何借口为不法杀人罪辨解。人类是整体,是互相联系的,站在基督教的立场上坚决反对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残害人民的杀人犯罪。因为上帝是我们祖宗的上帝,是“追讨流人血之罪的,他记念受屈的人,不忘记困苦人的哀求”(诗9:12)公平和公义是上帝宝座的根基,尊崇上帝,联于基督,反对残害人民,对罪恶不妥协,就要持守公平和公义的爱人的价值观,就要抛弃魔鬼样式,离开上帝的自我中心的价值观,法西斯主义根源的强权暴政的价值观,就要肃清流毒近二千年,一再泛起的与“天下为公”、“天下归仁”“敬天保民”对立的“秦皇中心史观”——一统于独夫专制的暴力极权法西斯主义史观,因为它既危害民族同胞生命又威胁人类的生命。光明与黑暗、真理与谎言、善与恶、暴政与自由、上帝与魔鬼,二种价值观的二元对立是客观存在,世界一元论的错误一是不论救赎必赢彩票网;二是将出于魔鬼权下的罪恶也披上“神圣”的外衣,制造“上帝代替品”,甚至将败坏世界的责任也推给上帝的创造。它的目的是否认“他要按公义审判世界”(诗9:8)的上帝最高的历史主权,实质上否认上帝的存在,特别是否认上帝的历史中的作为。然而,以基督为圣是我们真理的旗帜,耶稣基督也是人类最终脱离欺压和强暴脱离魔鬼的网罗得到拯救的进入天国的历史目标。在跟残害人民的魔鬼样式不法之权、不法之法的罪恶争战中,羔羊的宝血已得胜地狱、魔鬼的所有凶暴。不是上帝就是魔鬼。联于基督或联于亚当,人类在历史关头,没有中间路线。杀人犯及其同谋与被残害的无辜百姓,不义与伸张正义之间,难道能相交么?什么叫“求同存异”,罪恶的暴行和武力威胁,难道可以长存不论,姑息不究么?相对主义本质上就是投降主义。《天路历程》中说:“一个基督徒除非他自己投降,是永远打不倒的。”“因为已经有转去随从撒但的”(提前5:15),从前如此,在诱惑更大的末世何尝不如此呢?尤其很值得台上的基督徒深省和警惕。在上帝的国降临的问题上,有的人说“耶稣过六十年或一百年再来,现在不会来”,这跟宣扬某日某时耶稣接人升天,坐等“上天堂”,都是违背经训的。
什么是“上帝的国降临”?《路加福音》11章20节引主耶稣的话说:“我若靠着上帝的能力赶鬼、这就是上帝的国临到你们了。”鬼不但使人致病,鬼魔的邪灵附着在人和国家的身上也严重腐蚀社会肌体,败坏世界,将人类的道德精神和肉体引向毁灭。世人要竭力认识我们祖宗的上帝,耶和华上帝独一真神,渴求遵行上帝旨意的,唯一能拯救人类脱离罪恶权势捆绑的耶稣基督的天国降临,因为“除他以外,别无拯救”,也要识别魔鬼和地狱。以《圣经》为全球意识,在公义与罪恶的较量中,台上台下的基督徒受上帝保护,要脱离罪恶,对罪恶不妥协,魔鬼就无权势。魔鬼并不可怕,因为耶稣基督已“胜过世界”,胜过魔鬼的不法之权、不法之法。当主再来是时代主题时,与基督联合的人民,联于基督脱离罪恶权势捆绑的自由新人类也能审判犯罪的魔鬼,人民的敌人。全球以基督的爱心,爱人如已,信靠上帝的力量,除灭残害人民的凶手的作为,消除法西斯主义的罪恶孽根,天国就建立来了。努力寻求上帝对“末世”传达的信息,从残害人民的敌人暴力极权法西斯主义中心离开,免得陷在他的罪中,受他所受的灾殃。与基督联合的人民,只能从上帝那里得帮助,决不能对魔鬼心存幻想,受其操弄,因为拯救人类的生命,脱离法西斯魔鬼加于世界的凶恶的绳索,除灭魔鬼的作为,由圣经可知,是上帝的定旨,亦必然成全。在耶稣基督当权时代里,“魔鬼及其使者被丢到硫磺的火湖里就是兽和假先知所在的地方”,“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的局面就根本打破了。一切荣耀归上帝,“愿你的国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