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彩票网 > 原创帖文 >


《我亲历的死亡》之:枪毙反革命
有一次在街上见到李宁的母亲,她非常悲哀,原来那几天在县上枪毙李宁,子弹要她自己出钱买。李宁犯的是反革命罪,一起的有八个人,他和胡宁是骨干。

前言:作为当下中国最优秀的非虚构写作者之一,袁凌被同行誉为“凤雏一样的怪才”,低调而又才华横溢,为人亦是谦谦君子。近期,网易《真话》连载其非虚构作品《我亲历的死亡》,他一共为99位亡者留下了“遗言”,篇幅或有长短,但却一样感人。

那天,在中学和小学共用的大操场上,召开了公审公判大会,大喇叭一放,全区的人都来了,黑压压一片青灰的颜色。主席台上架着机枪,大家都对这个东西感到陌生,它使大会的不寻常显出来了。

犯人押成一排在群众前面,有二十来个,有的只是双手反剪在背后,有的五花大绑,他们支持不住,往前倾,使队列有些臃肿弯曲。有两个人要枪毙,其他的人是陪绑的。

我吃惊地看到,犯人有几个女的,当然没有好看的,因为她们头发都剪得乱糟糟的。有很老的老头子,看起来非常倒霉的样子。区里乡里领导开始讲话了,声音很大,我知道了几个女的是拐卖人口罪,确实有几分可恶。听了宣判,绑得最重的那两个人,身子直往下掉,主席一声令下,县上来的战士两个人一把把他们提上军车,军车上站着一班战士,架着两挺机枪,不知道有一台是不是从主席台上取下来的。

车子还没有开动,人群忽然像发了疯,拼命跑起来,大队人马涌出校园,真像举办全区运动会一样,跑过太平街,跑过大桥,抄近路涌上对面的茶山,那一面茶山马上给踩到了泥里,主人干骂也没用,小伙子们跑在前头,中年人和我们小孩、女人跑得气喘吁吁。

一直要跑到潘家湾,跑到瀑布下面,那里就是枪毙犯人的地方,这和全区或者学校运动会的长跑路线是一模一样的,那些运动会里也有人偷懒翻茶山。

军车顺着大路缓缓而行,但仍然比我们这些小孩的速度快,我们扶着腰,喘着粗气,叹息着跑一阵歇一气,必赢彩票网官网等我们才跑过茶山,到潘家湾茶厂,枪就响了,也许由于专心致志跑路,枪响都没怎么听得真。

再跑了一截就看见军车转来,有些小伙子也跟着跑转来,他们和来的时候跑得一样快。还有几个人慢慢走回来,一边走一边低声说什么,似乎是单位干部,他们刚才怎么来的?犯人的尸体拉回去,底下还会有什么事?我们犹豫了一下,因为军车开得太快,我们还是往前跑,离开了大路从玉米地里践下去,终于到了瀑布底下,那里水雾腾腾,青翠浓密的玉米已踩得融在地里,土都染成了水绿。这块地实在太湿润了。

一些人在指点交谈,刚才犯人是怎样跪在地里,面朝瀑布,后脑勺抵到一枪,就栽下去了。有个人一枪还没打死,喊,又补了一枪才没动静。两个人死去的地方还有些印子,似乎也有发黑的血迹,人说枪毙横死的人血都发黑。但也可能看不出来,叫奔跑而来的我们怅惘。

正在春夏之交,瀑布变得很大,水雾跌落在河里,腾起扑上这块地,这块地不过是瀑布的一块小小桥头堡,人的衣裳都打湿了,有些透不过气,很凉。

以往我们时常在瀑布下面乘凉、捉鱼的,往后走到这里,就觉得有点阴冷,匆匆走过了。横死的人,是最怕的,但是过了那么多年,也就渐渐淡了,回乡的时候,又看见几个跟当时的我们一样的小孩子,在瀑布底下捉鱼、故意敞着胸脯受凉,脸上是透不过气又再舒服不过的表情。

这时,我总会想起李宁。

李宁的母亲是太平食堂的,我母亲和她熟,常常见面,有时到那个在坎下,厅堂又大又阴暗的食堂去玩。当时整个太平街只有这个国有食堂,吃饭的是司机和外乡人。

关于这个食堂,流传一种奇特的说法:食堂卖的鸡蛋花子汤,是用厕所里的屎花子汤舀起来做的。有个司机头天吃了煮包谷,第二天在自己的鸡蛋汤里拈出了包谷籽,才消化了一半。

这个说法的起因,大概是食堂的厕所是从大厅可以直接去的,跟一般私人家不一样。当然也可能是那时外地的一个普遍传说,流传到本地移植了的,比如那时一只绣花鞋的传说。我很长一段时间都认为是真必赢彩票网的,走过食堂,朝那阴暗的大厅望望,总要想到那个恐怖的鸡蛋汤的故事。

有一次在街上见到李宁的母亲,她非常悲哀,原来那几天在县上枪毙李宁,子弹要她自己出钱买。

李宁犯的是反革命罪,一起的有八个人,他和胡宁是骨干。他们组织了一个“中华革命党”,听说制作了党旗、党章,入党宣誓,还有发报机和台湾联系。他们败露的原因是搞枪,到外地一个武装部,打死了警卫,抢了两把五四式手枪,坐火车回来,穿的水鞋,火车上查得严,见势不好,枪在水鞋里还没取出来,被人家战士一把按住了。当时据说惊动了中央,华主席批示严办。李宁和胡宁还有一个判了死刑。后来我在县志上看到了这桩案件。

李宁被枪毙后,他母亲生了一场病,很少上街,过一段就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胡宁也是太平的人,在小学上过学,老师们讲他的故事:他九岁的时候,和妈妈、妹妹睡一床,妈妈和妹妹睡一头,等妈妈睡着了,他把妹妹往自己这头拉。另外,他给班上一个八岁的女孩写了一封信,说:“我喜欢你,想跟你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