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彩票网 > 原创帖文 >


[转贴]于浩成:章诒和的“新告密“与陈永苗的激愤
于浩成:章诒和的“新告密“与陈永苗的激愤
必赢彩票网
于浩成

继李辉揭露文怀沙事件之后,近来又有章诒和揭露黄苗子、冯亦代为告密者,一时京城舆论纷扬,评论迭出。笔者近日在与朋友交谈时,也多以此话题。在此谈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主要是想说,恐怖时代的告密,不必要纠缠过去是非,而应该是反思到制度层面。一个好的制度,能让坏人变为好人,一个坏的制度,能让好人变为坏人。纠缠于好人与坏人,今天揭开是好的,还是坏的,并无太大意义。过去恐怖时代的告密,远非一个简单的善恶问题。

首先,有人将文怀沙、黄苗子等相提并论,对李辉、章诒和不满,说他们是给年高德劭,名高望重的几位文化老人“扒裤子”,未免不厚道。我认为不管什么人,任何问题都应该毫无例外的,摊开在阳光之外,不能刑不上大夫,年高德劭,名高望重,就享有道德豁免。当然揭露必须在法律范围之内,造谣诬告是违法的。只有这样做,才能剥下伪装恢复历史真相,其目的则是为了接受教训,而不是报复仇家,发泄私愤或者有意跟什么人过不去,故意羞辱,聊以快意。

其次应该看到,文怀沙与黄苗子不能相提并论,文怀沙的问题,与黄苗子的问题,是很不相同的。文怀沙是故意为恶,而黄苗子是被迫为恶(如果确实为真的话)。文怀沙在了解历史真相的人们中,从来名声不好。他确实在五十年代曾犯有奸污猥亵妇女的流氓罪行,并被劳动改造过。但他隐瞒了这一段不光彩的历史,编造他坐牢是由于受江青迫害,他吹嘘曾受业于章太炎,而且年龄有虚报之嫌。

更令人侧目的是,浅薄无比一贯自我吹捧的他,被捧为国学大师,他也不会受之有愧。由于人们对保守势力为了抵制普世价值,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名,煽起一股否定“五四”复古尊孔的歪风已经非常不满。李辉揭开文怀沙这类国学大师伪君子真面目的勇敢行为,在知识界受到好评。可惜的是,有人担心李辉文章会引发它议,动摇历史基础,很快就被叫停了。

在章诒和揭开黄苗子、冯亦代面纱引发的讨论中,除了一些中年人出于义愤,简单地对告密者进行道德谴责之外,年纪大一些的人,大多注意到了告密现必赢彩票网官网象得以产生的社会制度根源,如吴庸文《安插坐探,鼓动告密:中共治世要诀》。与社会制度根源的残酷性相比,黄苗子解读聂绀弩诗作,冯亦代苦口迎合章伯钧,即使情节属实,也不过是小菜一碟,微有瑕疵。黄苗子、冯亦代不过是过去恐怖时代里,人人自危,而被迫作出一些自己未必情愿的事情,他们也没有从中获得升迁或者什么重大好处。即使他们为了自保,这个是可以原谅的。法律上有一个紧急避险,也就是遭遇到危险,为了自保,而牺牲掉到别人一些利益,是可以被豁免的。黄苗子、冯亦代是自己假象的自保,如果我是受害者,我是可以原谅的。罪恶和责任的根源,还应该是制度逼人为鬼。

据报道,凤凰台4月10号在“铿锵三人行”中,前文化部长王蒙极为肯定地说,根据他的第一手资料,著名作家黄秋耘在五十年代也是负有特殊任务的“秘密工作者”或者“告密者”。 王蒙认为,1949之后的著名作家与文艺家,几乎都有这种“告密者”的经历,只不过大家都习以为常了。看来王蒙也是将“告密”现象,主要归罪于当时的客观环境。

尽管我觉得大部分可以原谅豁免,但是“告密者”并不能因此自己就放下心头,自己要忏悔。还有一部分是必赢彩票网不能原谅的,例如有人为了立功、升官而不惜卖友求荣,用别人的鲜血来染红自己的顶戴,有的人出于挟嫌报复。因此不能一概而论,全盘否定或者全盘肯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但是大部分人肯定是好人,偶尔做坏事,毕竟瑕不掩瑜。我至今还对黄苗子、冯亦代二老十分尊重,特别是冯亦代生前还公开发表《悔余日录》,真诚悔过的勇气,更赢得人们的尊敬。

我不支持,也不反对章诒和的“新告密”,揭露文化老人,也不对反对章诒和揭露的人,有什么评论。我自己的观点是不必要纠缠于过去时代里面该不该告密,章诒和该不该在这个时代里面搞“新告密”,而觉得应该把焦点移到制度反思上来。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谈一下。章诒和在明报发表的《我没错》结尾,认为应该把这一些真相给年轻人看。也住在方庄的年轻人陈永苗,和我讨论时,对章诒和的话很不以为然。陈永苗说,五四运动的时候,胡适等致公开信给爱国学生,说老一代中年一代欠下的历史债务,要年轻人来还,是最不经济的。陈永苗批评章诒和说,老一代人总以为他们的经历,他们的反思,对年轻人也很有借鉴意义,那完全想错了。他们所面对的,并不是文革问题,而是改革三十年自己滋生的问题,而文革遗留下来的问题,已经融化入改革中,或者我们自己追求民主的进程中来。他激愤地说,你们骂你们的文革,我们骂我们的改革,别拿你们那一些破烂事来烦我们,对当下没有任何指导意义。

我理解章诒和的苦心和陈永苗的激愤,只能说明代沟非常之大。可是青年人是很多的,将来要成为基础的。我们不能把我们老一代人的想法,困在于老一代人的小圈子里,要告诉年轻人,让他们接受。这样如何找到一个妥善方法,是值得章诒和们深思的。



于方庄绿野书屋

2009年4月25日星期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