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彩票网 > 原创评论 >


人的自我意识是怎样产生的,意识到底是什么?
人的自我意识是怎样产生的,意识到底是什么?(知乎)

(受邀回答)

如果用一句话来回答,人的自我意识(存在),是物质存在的泛义对立统一运动的结果。

这样的答案,还不会被人理解,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本质。其实本质是超乎我们想像的简单,抽象的复杂,在于我们的主观概念,因为我们还有没理解和认识(本质),所以我们就会有很多所谓的思考,这里面有背离本质的,有偏离本质的,有贴近本质的,还有类似平行本质的。有一点要明确,就是永远不可能也不能重合本质,也就是说,我们一直试图想,像旁观者一样完全看清(认识)本质。

因为我们还没有搞清楚,物质从何而来,还没有搞清楚,我们从何而来,也就无法去理解,我们的意识从何而来。当然,这个疑问对那些完全长着一个原始主观概念脑子的人来说,就很简单了,“人的意识”,他认为是自我存在的。这种认识,人类有相当长的时间,也就是说,人在很长时间内,没有跳出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来认识事物。

今天要说,物质从何而来?可能不会被完全理解,你会在你智慧还是我智慧中疑惑,因为你没有搞清楚我们的意识就是思维的方向,但它源于何处?然而你却受原始主观概念的影子,认为,意识就源自于自我。因为这个理解,不单是一个原始主观概念的理解,后来,人类跳出了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的圈子,但是他又回归到了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中。就理解了意识是人类在生存过程中,和对应的物,在对立统一中,也就是在自我实践中,不断产生了意识,在不断的意识方向下,产生了思维。这种理解,要比起初自我为中心主观概念的那个圈子,近了一步,至少他理解到意识不完全是自我存在的结果,认识到意识是和对应物在对立统一中的结果。但是,这种跳出圈子又回归到圈子内的理解偏差,更影响人们对本质事物的理解。

这种回归是物质存在的必然结果,因为物质存在的运动是类似圆不重合无限循环的,所以,在我们主观概念中,就理解到一个回归的问题。任何一个新概念,它要跳出一个旧的主观概念,它并不是我们主观概念认为他在沿着一条直线勇往直前,也就是不断地产生新的事物。它要遵循一个类似圆的运动轨迹,所以便于我们主观概念理解,可以说一个新概念,跳出了一个圈子,他又画了一个新圈子,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沿着一个圈子在运动。

在具体现实中,也能看出这个“圈子”。任何一个主观概念的建立(当然,我们对主观概念的具体认识,在于经验知识范畴,这里面包括我们的科技),都会画一个圈子。在这个过程中,就产生了一系列相对新的经验知识——主观概念范畴,当这个圈子走了一个类似圆的过程(可以理解为“轮回”),它就形成了顽固,因为这个圈子,它是类似圆不重合的,然而我们主观概念就是要试图重合,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顽固,也就是我们的概念在圈子里继续画圈圈,然而我们所谓的进步就没有了。接下来的,就是我们试图重合这个圈圈的主观概念顽固,相反的事物存在了——我们会面临一场危机,这个危机怎么解决?在具体现实中看,只能跳出这个主观概念顽固的圈圈,建立一个新的概念方向,也就是一个新的意识方向,才能够继续画出新的圈圈,这就是我们一直疑惑的对事物的认识,它有一个周而复始的存在。我们的春夏秋冬,我们的社会运动历程,我们的主观概念延伸过程,都是在画圈圈。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万物存在就是遵循类似圆不重合的轨迹, 我们生活的地球在画圈圈,太阳系围绕着另外一个星系也在画圈圈,所有的星球都在画圈圈,所以就有了我们在地球上的春夏秋冬这种类似轮回。这里要明确一个认识,那就是我们的春夏秋冬,是类似的,每年是不一样的,没有哪一年能够完全吻合,或是能够在几百万年中、几亿年中,找到一个完全吻合的春夏秋冬,也找不到一个完全吻合的一天。其实本质就是这么简单,很多事早就告诉人们了,只是我们的主观概念需要建立一个过程,有了主观概念我们才能够去理解,因为所有的事物遵循的都是类似圆的不重合的运动轨迹,所以我们就看到有类似的春夏秋冬,但永远不会有重合。

我们因万物的存在而存在,甚至因地球的存在而存在,所以我们不可能脱离万物的类似圆的运动轨迹而存在。我们的主观概念,是泛义对立统一运动的结果,但它确实使我们“清晰”地认识到,我们的思维意识是自我存在的结果,其实这个“清晰”的认识,是完全错误的,是脱离对立统一原则、运动自我惰性的表现。这个问题的理解,会很抽象,那是因为我们的理解是以我们主观概念为基础的,然而我们的主观概念是对立统一的结果,我们往往以主观概念去理解,就进入了自我存在的对立统一。在对立中只存在自我的一面,我们不能以重合本质的立体逻辑去理解,这样就失去了对立统一。所以,我们的主观概念是自我运动惰性的结果,它是一条直线逻辑,而本质是立体逻辑,所以我们要理解本质的存在,只有在贴近于本质的立体逻辑中,才能建立新的主观概念进一步理解,也就是我们的直线逻辑和本质的立体逻辑,在对立中走向统一,这样才能建立一个新的主观概念,也就是我们的意识有了一个新(圈圈)的思维方向。

意识是物质存在运动的运动表现的相对支配,以我们主观概念直线逻辑习惯去理解,可以认为是决定物质运动方向轨迹的支配。意识不仅仅存在于人类,万物都存在意识,也就是都存在运动方向的支配。我们的直线逻辑习惯是一个点线面的逻辑,所以我们理解中的意识,是物质存在的自我支配,这样就会把问题的理解和本质正好相反,也就是说,我们认为的意识是物质存在所存在的一种物质自我需求支配,这样意识就成了物质自我所支配存在的一个方向,然而本质,是在对立统一中,意识支配运动才出现的运动表现。我们对问题的理解,抽象就抽象在我们的直线逻辑习惯,我们会认为是意识绝对支配才产生了物质,这样就又出现了一个意识绝对决定了物质,那么沿着这个理解继续认识,我们就会有疑问,那意识是谁决定的?这样就上升到了万物总的支配——意志,认为是他绝对决定了意识的存在,这样,就回到了我们的宗教认识中的神的追寻概念,认为是神决定了意识,意识决定了物质的存在,我们又会有疑问,到底“是谁决定了谁的存在”,沿着这个概念,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神是无所不能的,他就是存在的根本”。

人类无法做到,去完全认识或是走向对立统一的另一面,试图重合于神的概念追寻。当今的寻找上帝粒子,就是这种追寻站在最前沿的表现,但这是徒劳的。这种试图,想像旁观者一样,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以神的视角来看待事物,这种试图重合于本质,是违背了对立统一原则的,其根本是回到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中,也就是自我主观概念的概念组合。

万物存在于泛义对立统一运动,我们对物质的认识,是以主观概念为理解的绝对独立物质的确定,所以,我们对于物质的认识是在于存在的概念中,这就让我们无法跳出这个圈子,去认识物质本质的存在,也就是我们追寻的“没有”的存在,或是存在的“开始”,这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确立物质存在于运动这个概念。我们所认识的物质是物质存在再运动,我们对运动的认识,一直认为是物质存在的运动表现,而没有认识到,物质存在于运动的运动表现,也就是说运动就是存在,我们认定的存在是运动的类似性原则表现,所以运动是运动表现的范畴。

物质存在的运动,它要求不重合,如果运动发生了重合,那么就会导致运动的斋乱而停滞,这样运动不存在,运动表现当然也不存在,我们认定的物质是运动的表现,肯定也不存在。当然,运动不可能是我们主观概念直线逻辑所认识的点线面,沿着一条线,勇往直前,这样可以做到不重合,那只是我们主观概念直线逻辑习惯的结果,因为点线面本身就是重合的结果。所以,运动要保持永恒,就要求运动是无限泛义永恒的,由此就造就了物质存在的运动的运动表现,就是我们确立的物质,也是无限泛义的可能,这就是万物存在的根本。

泛义无限运动表现的可能,就是为保证运动的泛义无限永恒。每一种运动表现,也就是我们认定的物质,都存在运动方向的支配,这就是意识,这种意识它又不能是绝对自我的意识支配,这样就又形成了各行其道的点线面的运动,其根本就是一个重合的运动,所以在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存在总的支配,我们把他称为意志,来支配万物的运动,遵循泛义永恒无限的根本目标。在这,我们又有两种理解,一就是我们认为物质存在的自我意识决定了运动方向,再进一步的认识,我们认为“物质存在并存在物质的自我意识支配,物质在运动中形成物质间的对立统一,而自我规范了运动方向”这样的认识,依然没有跳出主观概念的圈圈,依然是沿着认定的物质,在确立它存在的根本。第二,就是我们又会从另一外的角度,认为物质总的支配是绝对的支配,万物就会沿着这个总的支配所确立的方向运动而存在,其实这也是回到了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一个点线面的方向。

物质存在的意识,是意志在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的结果,就是说事物存在的根本原则就是对立统一,没有哪个事物的存在,是脱离对立统一的。包括意志的存在,都是泛义对立统一的结果。在这,我们还会存在一个疑惑,追寻是谁决定了谁的问题,或是谁先谁后的问题,这是我们主观概念的一个误区,因为本质的存在没有绝对的谁决定于谁的问题必赢彩票网,或绝对的谁先谁后的问题,这个问题,并不能认为是绝对的错或绝对的对,那是因为我们的主观概念,也就是我们的思维意识永远不可能重合本质,它永远会在自我的直线逻辑习惯中,所以我们就会以自我为中心去确定谁先谁后 、谁决定于谁的自我绝对。

我们要认识本质,又要去理解本质,我们的理解靠得是主观概念,所以我们只能确立贴近于本质的立体逻辑,而相对认识,也就是说,便于认识,我们确立相对的谁决定于谁的问题。在这个确定中,我们就可以确立,意志相对决定了我们的意识,我们的意识相对决定了我们的存在,也就是我们的运动表现,这个问题,我们人类早就有追寻。神的概念追寻,就是人类在对立统一中,意识的存在相对决定了对意志存在的追寻。神的概念追寻,最终建立的主观概念,是以宗教的形式为表现的。对于宗教我们有很多疑惑,那是因为宗教是神的追寻概念所延伸的主观概念表现,它属于主观概念范畴,也就是说我们并没有在神的概念追寻中跳出主观概念的圈圈,并且永远不可能跳出这种圈圈,如果按照我们直线逻辑习惯所理解的,跳出了这种圈圈,其实就是我们直线逻辑习惯所理解的点线面的运动。但我们并不能认为,宗教完全源自自我主观概念的延伸。它是意志在泛义对立统一中,意识的存在在对立统一中,主观概念的表现。任何一个事物的存在,它都是运动的表现。运动的无限泛义永恒,遵循对立统一原则,就确定了类似圆无限循环不重合的运动轨迹,确定了这个类似圆不重合无限循环运动轨迹的理解,就能够相对贴近于本质的立体逻辑去理解运动表现的存在。任何事物它不是点线面的开始、运动或结束,它是无限循环存在的,所以,没有我们主观概念中认为的绝对的开始和结束,都是相对存在,因为运动是无限永恒的,它天衣无缝的遵循了类似圆不重合的无限循环的运动轨迹。这里面存在一个我们早已触摸到的“轮回”认识,它就是由我们主观概念认为的类似的开始到类似的回归,到类似的结束,像是一个完整的圈圈。

但它是不重合的,类似的结束就是它类似的开始,它继续一个类似的圈必赢彩票网圈,这和我们以前认识的轮回有根本的区别。我们以前认识到了这个类似圆的运动轨迹,但我们又回到了主观概念中,以一个存在的物为相对立而确定的一个物的运动轨迹,而这里指的是运动的轨迹,是因为这个运动的轨迹表现,出现了物。就是说现在找到的是我们认为物不存在而“不存在’的运动的根本,之所以认为“不存在”,那是因为我们主观概念中还没有建立相应的概念理解,我们认为是不存在的。

对于意志、意识及我们的主观概念,他们是什么关系,确定的说,是对立统一的结果。也就是说,意志的存在,在对立统一中产生了物质的意识方向,物质的意识方向在对立统一中确定了物质的自我意识存在,从而决定了物质存在的运动方向。这个运动方向的不同,就决定了不同万物的存在,但是,他们必须遵循类似圆的运动轨迹,这就产生了对立。物质的自我意识方向,是一个被称为运动惰性的方向,这个在我们主观概念中,明显有体现,是一个点线面的运动方向,这就和万物总的支配存在了对立,万物总的支配要规范这种点线面的方向,去回归类似圆的运动,所以,就存在了对立到统一所确定的方向,就是类似圆无限循环。物质存在的自我惰性方向不同,就在对立中产生了不同的结果,也就是不同万物的表现,在对立中就产生了力。自我惰性(意识)要点线面的运动,意志要规范遵循类似圆的运动方向,这就产生了力,这就是我们认识的力的根本所在。当物质自我惰性运动方向,在对立统一中背离了意志所支配的类似圆的运动方向,这就和意志所支配的方向产生了对立,对立就存在了力,意志所支配的方向就会拉惰性方向做回归,这就是对立走向统一的过程。当物质自我惰性方向试图重合意志所支配的运动方向,这就又产生了对立,意志就会在对立中推惰性方向,以保持对立的存在,从而保持对立统一的存在,这就是力的根源,我们主观概念经验知识范畴,把它确立为万有引力。它是泛义存在的,是所有物质存在运动都存在的,包括我们自身,否则,我们在地球上早就像子弹一样飞出去了。

当然,这样的理解,是符合我们直线逻必赢彩票网官网辑习惯的一个直线先后顺序来认识的,在本质中,它是一个立体逻辑,也可以说,它不存在绝对的先和后,它是共同存在的,这样你就可以不去顽固地追寻哪个是开始,哪个是决定。是你的主观概念存在的开始、结束、先后,而导致了你认为的本质存在的绝对开始和先后顺序的问题,因为你的主观概念,是在意识的对立统一中逐渐建立的主观概念,有了主观概念,你才有了理解,所以你把事物的存在,按照你的主观概念存在的开始和结束、先和后,来确定的。这个问题,看人的一生也看出来了,你从生到死,对事物的理解,就是一个存在概念的过程,是主观概念让你去做的理解,你的主观概念并非本质,你不可能凌驾于万物之上,所以,你的主观概念理解是主观狭义的。

这里要说,我们中国这块区域是人类原始的主观概念最顽固的,所以,我们去理解一个概念的存在,会认为是自我智慧的存在, 我们会不厌其烦地去争你智慧还是我智慧,并且在争智慧中,我们存在比别人更多的妒忌,而且这种妒忌是与身具有的,无法克服的,其根本就是仇视别人的智慧,消灭别人的智慧,以保持自己的智慧存在,这就让我们变得非常愚蠢。因为我们不知道,智慧源自于万物总的支配——意志,在对立统一中的结果,所以我们不去接受意志所引导的概念方向,这就是我们最早进入文明,而一直原地踏步走的原因。

下面就在人类历程的回顾中来看意志的存在、意识的存在、主观概念的建立的一个过程,注意,这只是符合我们主观直线逻辑习惯的一个顺序认识。

人类最初(相对)产生的人的标志概念就在我们这块区域,它是意志在对立统一中存在意识,意识在对立统一中通过某个人或某个区域反应并表达,在对立统一中普遍理解和反映,就将这个没有具体主观概念的意识方向确定出主观概念,这个最初的主观概念就是人类产生的自我存在的认识,这个在动物界是没有的,这就让人从动物界脱颖而出。这里还要注意,人的出现并非是自我意识的决定,它是物质存在的运动表现无限泛义可能的结果,它是意志,意识在对立统一中的结果。

人类自我认识的主观概念确立,就延伸并确立了具体的主观概念,以自我为中心来确定相应物的存在,这就是对物质存在的最初认识,并以此对物的理解和运用,就产生了手工利用物质的开始。虽然这种主观概念的建立,提高了人类的生存能力,但他并未摆脱动物本性的存在,也就是人兽的影子,这个问题最终会导致人类的危机存在。这时就出现了哲学授予所带来的意识概念方向,以佛教为表现形式的主观概念建立,他修复了人兽的表现,相对建立了脱离绝对自我认识的神的概念追寻,但是事物的存在,是类似圆的运动轨迹,他不会沿着直线运动的,它又在类似中画出一个新的圈圈,这个新的圈圈,就是把意志的追寻,又回归到了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中,所以,佛教中神的追寻,就存在了人神不清的问题,其根本就是人神置换。人类继续沿着这个概念方向,建立了具体的概念,就出现了人类的社会文明,也就是人类的社会形式的协作,这是区别于动物种群的一种协作。

同样,以佛教为表现的新的主观概念确立,在遵循类似圆的运动轨迹,又画了一个圈圈,又会走到一个危机的调整,这种危机就是意志在泛义对立统一中所支配的结果。人类在意志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所产生的意识方向中,出现了哲学授予,通过某个人表达,并确立一个新的主观概念。人类这次确立的新的主观概念是以圣经为表现的,圣经的确立,相对彻底的脱离了人类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相对明确了神的追寻概念,也就是说,相对清晰的认识了意志和意识的存在,也就是人神相对彻底分离。这个主观概念的建立,对于人类来说,非常重要,他就是人类这场工业文明的根本。他让人类从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中相对彻底地跳出了那个圈圈,以意志为中心,也就是以神为中心来确立认识,这就让人的具体主观概念建立存在了贴近于本质的立体逻辑,进一步认识了物的相对自我存在,也就是对等存在,这样,人类对于物的认识发生了变化,就从自我为中心对物的认识、以自我作用于物的利用,到了以神为中心认识万物,以物作用于物的认识作为利用,这就是工业文明最初的概念认识。这里还要提伊斯兰教的出现,他对人类的神的概念确立,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类似于佛教的出现,对原始主观概念有个修复的作用,伊斯兰教对神的追寻概念确立,也有一个修复作用。因为以圣经为表现的神的追寻概念出现了回归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的运动,伊斯兰教的出现就坚定并阻止了这种自我为中心的回归,坚定了神的概念唯一,不能自我刻画。

说到宗教,人们会有疑惑,你疑惑的不是宗教,是源自哲学授予的体现——宗教主观概念化的结果,也就是说宗教的表现,是我们主观概念化的结果。我们这块区域,是最初建立自我认识主观概念的地方,也是以宗教为表现的,它就是拜物教,即便是现在,我们身上所体现的拜物教反映也是最多的,我们依然有拜物的表现,我们依然认为吃什么补什么,这都是明显的拜物反映。我们的妒忌就源自于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因为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它就带有人兽的影子,他所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自我强大,这个自我强大的最终根本,就是我是万物的唯一,我支配所有人,支配万物的存在,因为还没有确立神的追寻概念,所以,认为一切为我存在,而不是进入神的概念中去认识万物的共同存在和万物的泛义对立统一存在,所以我们就会极端地妒忌去争智慧,以确立自我唯一的强大。我们的历史就是围绕着这个主观概念来延续的,永远在争那个最强大的,所以就产生了一群强大起来的人被另一群强大起来的人打倒,这种反反复复。其根本就是原始主观概念的支配,这个问题无法通过自我纠正来改变。 我们愚蠢地妒忌,自古以来就形成定律写在了书上——文人相克,但是这种愚蠢,人们却无法自拔,还要去坚持,什么样的主观概念支配就有什么样的表现,说到残酷一点,动物和我们不同,就是主观概念的不同,所以,我们这个愚蠢,明知而为之,无法自拔,唯有在哲学授予的概念方向引领下,建立新的主观概念,才能根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之所以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因为这个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让我们无法突破这个圈圈,所以我们无法克制争智慧,去做唯一强大的人。

从根本来看,我们这块区域建立了人类最初的原始主观概念,一直没有相对彻底脱离这个原始主观概念,那么就存在一个问题,又是什么支撑了这个主观概念的延续?答案是,其他区域的主观概念对于我们的融合延续的。在这,要说一个自古以来的疑惑。北方少数民族,每次都是以少胜多,来和我们发生对撞的,我们把它归咎为是北方少数民族的野蛮、愚昧的结果,其实,这种认识非常牵强,人类如果靠野蛮和愚昧,那么狮子和老虎早就统治了世界。他们的以少胜多,取决于相对我们这块区域的人类社会文明,因为他们相对自我为中心的主观概念没有我们顽固,这一点也是被我们认为更“野蛮愚昧”的欧洲人开创工业文明的原因。因为他们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不顽固,他们在哲学授予的概念方向引领中,相对容易建立人类社会文明的主观概念。工业文明,本身就是人类社会文明的高度集中的结果。然而我们,在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顽固中,一直带有人兽的影子,我们每个人都在这个自我为中心、自我唯一强大中形成了无数个独立的小社会,所以我们和他们的对撞,是一个人类社会文明和自我为中心原始主观概念在对撞,结果肯定是人类社会文明优于人兽影子, 我们的社会文明支撑,就是在这种对撞中融合而来,并没有根本改变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工业文明的进入,依然没有让我们彻底改变自我为中心的原始主观概念的顽固,依然没有改变我们过激的妒忌,依然没有改变自我唯一、自我强大的根本目标。

说这些,就是要确立意识源自于意志在泛义对立统一中的结果,唯有接受这个本质的理解,你才能够认识到智慧源自于爱智慧,你才能够理解到,意识的本质存在,否则,你一直会在自我为中心中认为,是你的意识还是我的意识,而不是万物存在于泛义对立统一运动总的支配——意志的结果,不跳出这个最初的圈圈,你就永远会在这个圈圈里画圈圈。即便是接受了工业文明的成果,如果不跳出这个圈圈,你还会在这个圈圈里画圈圈,这就是我们的现状。

具体中看,我们在工业文明的接受中,到普及中,我们没有任何质的突破,原因就是我们在这个圈圈里一直在画小圈圈,只能是工业文明经验知识概念的概念组合,并没有建立突破这个圈圈的,真正意义的想像力。

最后,再次确定意识,意识是泛义对立统一运动,无限泛义运动表现的可能,所对立统一存在的物质运动表现的支配。它的确定方向就是物质存在运动表现的方向,它的确定是意志在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的结果。我们的主观概念建立,是意识在对立统一中的结果。这一切,都是物质存在于泛义对立统一运动的结果。

2017.10.29